首页 > 正文
广州市种植头发哪里好

广州种植眉毛大概多少钱,越秀区种植眉毛排名,广州荔湾区人民医院好不好,种植头发广州哪里好,治疗脱发的医院广东,头发少增发植发有用吗,越秀区毛发种植医院,自体毛发移植效果怎么样,佛山哪个医院有种眉,惠州植发那家医院比较好

  原标题:周恩来侄女讲述伯父的革命爱情故事:愿与爱人共赴断头台

周恩来侄女追忆大伯 图片来自网络

  11月18日晚,在北京卫视播出的《我是演说家》节目中,、中新社原副社长周秉德作为开讲嘉宾,与大家分享了伯父周恩来年轻时的革命爱情故事。

  在题为《周总理的情书》的演说中,周秉德回忆说,“我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伯父跟我讲了他自己的恋爱故事,好像是给我进行恋爱教育,恋爱观的教育。他1920年去了法国勤工俭学,那个时候呢,也有一位女友。这个女友跟他在天津的五四运动的时候,都是五四运动的领导者,而且到了法国之后呢,又是一块加入了少年共产党。”

  “但是不久,这位女士思想有了变化,她只想研究学问,不大想过问政治了。” 周秉德回忆说,“但是伯父那个时候已经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。那他就觉得他要找的终身伴侣,应该是一个能够在共同的革命征程中,可以克服一切的艰难险阻,勇敢面对,这样的人才可以。因此他跟这位女士分了手,然后写信给在天津五四运动当中的讲演队长邓颖超。”

  作为与周恩来关系最密切的晚辈,周秉德说,“他在这个时候就告诉我:你要找一个终身伴侣,你要找朋友,要有一条,别的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热爱国家,热爱人民,全心全意的为咱们的国家奋斗,有共同的志向,才应该是你找的终身伴侣。我听了以后,我当然是很感动,我也是很接受他的教诲的。”

  “他给我伯母邓颖超写了很多信,也有明信片。在一个明信片上,有一个当时的油画,很著名的油画,是德国的两位革命家情侣,李卜克纳西和卢森堡。寄这个明信片的背后,我大伯给邓颖超写的是:愿我们两个人,和他们两个人一样,将来共同走向断头台。”说到这里,周秉德激动地说,“这是情书啊,孩子们!情书,是这样说的!我对这句话我特别地感动,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地献身于自己的事业,自己追求的共产主义,这样一个事业。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必须要向他们学习的。”

  “这就是他们的革命情谊,革命的爱情。”随后,周秉德感慨地说道,“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共同的思想基础,所以他们两个人在今后的50多年当中,在革命的道路上,他们共同经历了在白色恐怖气氛下丧子之痛,他们两次没有孩子了;一起经历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……”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周恩来侄女讲述伯父的革命爱情故事:愿与爱人共赴断头台

周恩来侄女追忆大伯 图片来自网络

  11月18日晚,在北京卫视播出的《我是演说家》节目中,、中新社原副社长周秉德作为开讲嘉宾,与大家分享了伯父周恩来年轻时的革命爱情故事。

  在题为《周总理的情书》的演说中,周秉德回忆说,“我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伯父跟我讲了他自己的恋爱故事,好像是给我进行恋爱教育,恋爱观的教育。他1920年去了法国勤工俭学,那个时候呢,也有一位女友。这个女友跟他在天津的五四运动的时候,都是五四运动的领导者,而且到了法国之后呢,又是一块加入了少年共产党。”

  “但是不久,这位女士思想有了变化,她只想研究学问,不大想过问政治了。” 周秉德回忆说,“但是伯父那个时候已经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。那他就觉得他要找的终身伴侣,应该是一个能够在共同的革命征程中,可以克服一切的艰难险阻,勇敢面对,这样的人才可以。因此他跟这位女士分了手,然后写信给在天津五四运动当中的讲演队长邓颖超。”

  作为与周恩来关系最密切的晚辈,周秉德说,“他在这个时候就告诉我:你要找一个终身伴侣,你要找朋友,要有一条,别的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热爱国家,热爱人民,全心全意的为咱们的国家奋斗,有共同的志向,才应该是你找的终身伴侣。我听了以后,我当然是很感动,我也是很接受他的教诲的。”

  “他给我伯母邓颖超写了很多信,也有明信片。在一个明信片上,有一个当时的油画,很著名的油画,是德国的两位革命家情侣,李卜克纳西和卢森堡。寄这个明信片的背后,我大伯给邓颖超写的是:愿我们两个人,和他们两个人一样,将来共同走向断头台。”说到这里,周秉德激动地说,“这是情书啊,孩子们!情书,是这样说的!我对这句话我特别地感动,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地献身于自己的事业,自己追求的共产主义,这样一个事业。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必须要向他们学习的。”

  “这就是他们的革命情谊,革命的爱情。”随后,周秉德感慨地说道,“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共同的思想基础,所以他们两个人在今后的50多年当中,在革命的道路上,他们共同经历了在白色恐怖气氛下丧子之痛,他们两次没有孩子了;一起经历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……”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周恩来侄女讲述伯父的革命爱情故事:愿与爱人共赴断头台

周恩来侄女追忆大伯 图片来自网络

  11月18日晚,在北京卫视播出的《我是演说家》节目中,、中新社原副社长周秉德作为开讲嘉宾,与大家分享了伯父周恩来年轻时的革命爱情故事。

  在题为《周总理的情书》的演说中,周秉德回忆说,“我在二十岁出头的时候,伯父跟我讲了他自己的恋爱故事,好像是给我进行恋爱教育,恋爱观的教育。他1920年去了法国勤工俭学,那个时候呢,也有一位女友。这个女友跟他在天津的五四运动的时候,都是五四运动的领导者,而且到了法国之后呢,又是一块加入了少年共产党。”

  “但是不久,这位女士思想有了变化,她只想研究学问,不大想过问政治了。” 周秉德回忆说,“但是伯父那个时候已经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。那他就觉得他要找的终身伴侣,应该是一个能够在共同的革命征程中,可以克服一切的艰难险阻,勇敢面对,这样的人才可以。因此他跟这位女士分了手,然后写信给在天津五四运动当中的讲演队长邓颖超。”

  作为与周恩来关系最密切的晚辈,周秉德说,“他在这个时候就告诉我:你要找一个终身伴侣,你要找朋友,要有一条,别的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热爱国家,热爱人民,全心全意的为咱们的国家奋斗,有共同的志向,才应该是你找的终身伴侣。我听了以后,我当然是很感动,我也是很接受他的教诲的。”

  “他给我伯母邓颖超写了很多信,也有明信片。在一个明信片上,有一个当时的油画,很著名的油画,是德国的两位革命家情侣,李卜克纳西和卢森堡。寄这个明信片的背后,我大伯给邓颖超写的是:愿我们两个人,和他们两个人一样,将来共同走向断头台。”说到这里,周秉德激动地说,“这是情书啊,孩子们!情书,是这样说的!我对这句话我特别地感动,他们在年轻的时候就是这样地献身于自己的事业,自己追求的共产主义,这样一个事业。所以我觉得我们是必须要向他们学习的。”

  “这就是他们的革命情谊,革命的爱情。”随后,周秉德感慨地说道,“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共同的思想基础,所以他们两个人在今后的50多年当中,在革命的道路上,他们共同经历了在白色恐怖气氛下丧子之痛,他们两次没有孩子了;一起经历了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……”

责任编辑:张玉
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